• 内容部分

作者:admin 2020-06-07 21:16 浏览

“砰!”的一声闷响,华剑英被击的远远飞了出去,“嘿,这要是现实的话,你现在最少已经死了三十几次了。”白衣人皱眉道。勉强从地上爬起,华剑英拍拍身上的衣服,低声嘟囔:“那当然,现实中我也绝不会和你这种级数的对手打,绝对是有多远就跑多远。”哼了一声,白衣人左脚轻轻一跺,华剑英立刻发觉不对,地下一股强大劲力向自己袭来,连忙纵身飞上半空。“轰”的一声,刚刚他呆的地方,已经被轰出一个大洞。虽然避过一击,但领教过白衣人太多古怪手段和术法后,华剑英一点也不敢大意。“隐空障!”隐空障,是当初华剑英在绝天大幻阵得到的众多法宝中的一件,只是以前华剑英并不喜欢太过依仗法宝,所以只以自己的力量面对敌人。不过在吃了白衣人太多苦头后,素来强项如华剑英,也开始祭炼并使用各种法宝了。隐空障就是最近华剑英炼化的五件法宝的其中一件,是一件防御法宝,同时具有隐形的功能。不过,以华剑英和白衣人之间的差距而言,隐不隐形实在是没多大分别,华剑英自己也知道这一点,立刻以瞬移之法逃出老远。一道古怪的劲力从左后方猛地袭击过来,华剑英吃了一惊:“居然追来的这样快!”“砰!”的一声,华剑英又被打的远远飞出,“真是的,跟你说了多少遍了,瞬间移动之术不是那么好用的。面对比自己更强的敌人时,要尽量的隐蔽自己的气息和术的波动,像你这样子大张旗鼓的,就算瞬间逃到另一个星球也是没用。”在空中打着滚飞出老远,还没等华剑英稳住身形,一道怪异至极,似刀气、似剑劲,像斩又像扫一般击来。只是这一次,白衣人却并没有击中如想像中的击中目标,一击落空,他微微一愕。不是因为攻击落空而意外,而是因为华剑英这一次瞬移,极其平和,完全没有任何术法波动,一时间连他都感觉不到华剑英跑去了那里。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了,华剑英竟然差一点就直接钻到他的怀里去了。华剑英可是早就准备好了,身形还没完全显现出来,一扬手就是一招七印合一!“轰!”的一声巨响,白衣人整个被轰飞,把地面重重的砸出一个大坑,白衣人更深深的陷入地下。“成功了!”华剑英刚刚兴奋的叫了一声,背后就响起一个不冷不热的直声音:“确有进步,不过在还不知敌人是生是死,你也未免高兴的太早了一点。起码,要确定对手已经没有再战下去的能力才行。”刚刚的些许兴奋立刻如退潮般消失无踪,华剑英头也不敢回,立刻闪身逃的远远。不过,想像中的攻击并没有出现,正在奇怪,白衣人的声音再次清楚的传入耳内:“虽然还是差了很远,不过,就当是给你一点奖励好了,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六大绝技之一的:袖里乾坤!”白衣人左手一挥,原本就十分宽大的袖口瞬间似乎变得更加宽阔,从袖口望过去,看不到手臂什么的,只见一片深邃。从袖中所见,尽是一片无尽的黑暗,仿如宇宙中无尽的宇宙,内里隐约可见一团星云般不住旋转的气旋。袖里乾坤,就无愧于这“乾坤”二字,瞬息之间,整个袖子恍如吞天噬地而来,内中阴阳二气不停相生相克,从而产生出一股奇特的螺旋气劲。螺旋气劲在高度旋转的同时,也产生了一股极强的撕裂力道,相信被卷进去的一切在瞬间都会被撕成碎片。华剑英虽然想要逃,但双方的实力相差太大了,袖里乾坤恐怖的强大压力下,他连用瞬移逃走的余暇都没有,只能勉强凝聚真元力与之对抗。不过,没能坚持多长时间,华剑英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随着那股气旋慢慢的旋转起来。一开始,他还在尝试着再次控制、定住身形,但没多久,被转的头晕脑涨的他,连自己是否还有意识都搞不清了,更不要说再继续对抗袖里乾坤的奇怪法术了。不知过了多久,华剑英慢慢恢复过来。这时,他正躺在那一望无际的荒原上。坐直身子,摇摇仍有些晕呼呼的脑袋,华剑英这才觉得好些。“醒了么?感觉怎么样?”熟悉的声音响起,华剑英大感意外的望了过去。不是说惊讶这个人为什么在这里,而是惊讶他会这么温和的和自己说话。不过,眼前看到的影像却让他相当的惊讶,不止是刚刚把自己打到再一次失去意识的白衣人,包括公输般和一开始那个绿发怪人在内,在自己身后站着二十多个人。白衣人淡淡一笑:“很惊讶,是吗?我想,你也应该明白我们都并不是实体的存在,而是天之彼方所虚拟出来的影像。现在‘炼魂四道’的修炼,你已经完成了,我们也要离开了。”望着眼前这二十多位连人也算不上的“人”,华剑英心中泛起一种说不清的情感,踌躇半晌,深深一礼:“剑英,多谢各位的指点。”公输般笑了笑,道:“贤侄,‘炼魂四道’虽然已经完成,但你也应该感觉得到吧?天之彼方的‘门’并没有打开,也就是说,你师父他还不想你出去。我们离开后,你可以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中,自己潜修下去。”顿了一顿,又道:“如果你需要什么东西或人的帮助的话,天之彼方会按照你所希望的幻化出来,不过,你不要真的以为那些东西或人的能力会完全和真人相同。”“是,剑英明白。多谢各位指点。”华剑英点头表示明白。相互笑了笑,华剑英发觉看前的二十多人的身体的颜色开始变淡,很快的,这些人就这么在华剑英面前消失。虽然明知这些人都并非现实存在,但华剑英心中多少还是有些难过的感觉。缓缓升到空中,华剑英纵目向四周望去,眼中所见,全是一片无际的荒原。心中微微一动,华剑英闭上眼睛,心中暗暗祈祷天之彼方果如传说中的神通广大。再张开眼,脚下的大地辽阔如惜,只是高低起伏,远近山峦无数,身下一座高高的山峰,峰上翠绿处处,有些大大小小许多的树林。如果看仔细些,就会发觉,这个通过华剑英“意识”而形成的巨大山区,正是穆亚大陆的苍云山脉,而华剑英身下的山峰,则是他和他的师父莲月心相遇的秀云岭。翻身缓缓落在一处山顶上,四周望了望,华剑英决定在潜修的这段日子就以这里为居处。轻易在原本光滑如镜的山壁上,“弄”出一个数丈见方的洞穴,然后又轻车熟路的做出一些石桌石凳之类的东西。本来是没有本要的,但考虑再三后,华剑英还是决定做出一张石床来,让这个“石屋”更有一种居家的感觉。之后,华剑英更虚拟出白日与黑夜,为了让这里的环境更美丽,他把当初和师父一起修炼时,所居住的无名小星的兄弟双月也弄了出来,高高的悬挂在天空中。自此之后,华剑英就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中居住下来,每天独自一个人默默潜修。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在华剑英的感觉中,最少也已经过了几百年,一个人独自潜修,让华剑英修为日益精深的同时,也感到极其的寂寞,现在他几乎连话都不会说了。一天,在偶然的情况下,华剑英在莲月心留给他的玉瞳简里,发现了让他感兴趣的东西,那就是傀儡术。傀儡术,原称人偶术、人形机关术等等。最初的发明者是仙人还是修真者已经不可考究了,其原本的作用只是用来制造出一些具有人形的,能够做一些普通辅助工作的高级人偶。但在不知什么时候起,在修真界,有人把这种技术与炼魂之术结合,创造出了后来称之为傀儡术的技术。修炼元婴,这永远都是修真界的禁忌,所以在发觉到这一点后,整个修真界对那些修炼元婴傀儡人偶的人加以追捕。由于精通傀儡术,且修真水平极高的修真高手,制造出的人偶就算没有使用元婴来炼化,看上去和真人也是非常的相似,而除非是同样擅长傀儡术的人,是很难把这种高等级人偶和那些元婴傀儡区别开来,所以当年修真界为此还闹出不少的误会。也正是因为这个原故,辗转传到现在,修真界真正懂得傀儡术的人,已经变得非常稀少了。莲月心也是飞升天界后才学到这傀儡术的,只是他也只是略有涉猎,并不精通,在他给华剑英的典籍里,也只是大约的提了一下而已。不过,对于现在一个人寂寞难耐的华剑英而言,这个实在是一个相当好用的法术。虽然莲月心的玉瞳简里并没有太多关于傀儡术的资料,但是自己手上可是有着几百个修真高手的修真典籍啊。当下,华剑英开始在那些高手留下来的各种修真典籍里查找起来。要知道,当初那些高手中,最差的也有离合期的修为,大多是空冥期和寂灭期,这些人在修真界全都算是超级高手了,他们每一个人的典籍拿到修真界都是非同小可。现在华剑英在他们的典籍中翻来翻去,寻找的居然是大多高手看不上眼的傀儡术,让那些高手们知道了只怕真的有人会哭的。华剑英寻找了很久,终于让他在一个玉瞳简上找到了有关傀儡术的内容。以华剑英现下的修为而言,傀儡术并不难学,他只是大约的看了一遍就弄懂了。实际上,对修真者而言,傀儡术只能算是旁门末技而已,以华剑英目前的修为来说,如果不是在这个天之彼方的内部空间里实在是敝得慌,只怕他还不屑于修习这种左道小技。弄懂了应该怎么做,华剑英就准备开始制做,不过制做傀儡人偶的道具, 最新电玩棋牌游戏华剑英手头上却没有东西。不是说那些东西难得, 抢庄牛牛电玩棋牌游戏而是华剑英的芥檀指里没那么简单的东西。想了想, 玩家人数最多的棋牌游戏平台只好试着找东西代替。首先是傀儡的“力源”, 下载量最多的棋牌游戏这是傀儡能够动起来的动力之源,这是目前最好解决的,一般用一块下品或中品仙石就行,华剑英直接用了一块极品土属性的源明石。接下来就是第一个,也是最大的一个难题,用什么来做傀儡的“灵源”。实际上,一般的傀儡人偶是不需要灵源的。普通的傀儡人偶只需要有力源后,再加上一些特殊的法决,就能按照制造者的意思行动。如果使用的一些材料都是上品的话,其外形看上去和真人也没多大分别。不过华剑英并不想做这种傀儡人偶,那样也只不过是多了件大号一点的玩具而已,对于现在寂寞无比的华剑英而言,并没有多少帮助。他想要制造的,是傀儡人偶中,最高级的那一种。这种傀儡人遇能够拥有一定的自我意识,能思考,会说话,如果力源、灵源的质量好,两源之间协调的好的话,甚至还能修炼和使用一些合适的法宝,实是妙用无穷。不过这种灵源是很难得到的,当初傀儡术最盛行的时候,也没炼出几个,原因就是这种灵源太难找了。一般是使用某种灵兽的元灵,而一些邪恶修真者最常用的手法,就是强夺别人的元婴来炼化。不过,不管是这两种方法中的那一种方法,对华剑英来说都是不可能的,这里毕竟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并没有那种东西。这个问题让华剑英伤脑筋了好一阵子。不过,在修炼之余有一件事可以让他挂念着,多少也要排遣寂寞的作用。直到有一天,华剑英修炼完毕,忽然灵机一触,让他想出了一个办法。他早就发觉自己似乎和以前有些不同了,特别是元婴的变化由其大。以前天顶泥丸宫中有紫府,紫府之中藏元婴,做为剑修,紫府之中还有一个剑魂。元婴大成之后,形成以元婴为中心的自我小宇宙,而剑魂则进一步进化成完全实体,就是自己的梦魂剑。而现在,小宇宙仍在,但却收入到元婴的体内,紫府似乎消失了一样,完全的和元婴溶合在一起,不分彼此。梦魂剑和自我小宇宙一起,收入元婴之内,不过和小宇宙被元婴吸收不同,梦魂仍然是梦魂、元婴仍然是元婴。华剑英多少有些明白自己这些变化意味着什么,不过他还是感到难以相信,因为按他所知自己修到现下的境界,至少还缺了一个重要关口,不要跨过这一关,应该是修不到那个境界的啊。因此,每次修炼时,他都会仔细的回忆自己修真以来的每一个步骤。而这一天,让他偶然的想到一个取得灵源的办法。他想起,在他得到的各门派修真典籍中,曾记载一种筑基法宝的修炼方法。这类法宝统称“元灵珠”,不过因着实际炼制时所拥有的属性和用的其它一些道具,一般很少用这个名称。根本上说来,这是修真高手专门修炼的一种类似于元婴体的法宝,不过却是一种没有意识和本命元神的元婴体。这种筑基法宝的好处是,能够让得到的人,在溶合它的同时,就有了相当于元婴期的修为。之前的种种境界自然也就跟着一蹴而就。不过这种法宝也有缺点,让一个普通人在没有任何基础的情况下,一下子就跃升到元婴期,对受术者的资质、体格等各方面要求实在是太苛刻了。往往就算炼出了这种法宝,但却找不到可以用的人,空有其宝也是无用。不过,现在这种法宝却给华剑英带来了灵感,他决定炼制一个这样的法宝。先要找一个极品仙石为基础,这东西华剑英身上倒是有一大堆。先拣出一颗灵翔石,这是一颗风属性的极品仙石,然后华剑英把自己的真元透入其中。这种做法在修真界非常少见,一般不论是自身的修炼还是修炼法,都是从仙石中汲取出能量来使用。但这种法宝的修炼,却是以炼器者自己的真元力透入仙石中,同时,为了加强效果,华剑英更直接以自己的元婴心火煅烧那块做为基石的灵翔石。在心火和真元双管齐下下,仙石内部的一些基本结构渐渐的被改变,顺带的连同仙石能量的运用方式都会发生变化。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其间华剑英好几次差一点就要失败了,毕竟这种事他从没做过不说,一边也没人指点,完全是通过那玉瞳简上看来的要点,加上自己一点点的摸索的去做。不过,虽然花的时间可能久了一些,但华剑英最后总算还是成功了。不过,看着手上这种怪模怪样的东西,华剑英还真有些汗颜的感觉。这件取名为“沐风玉”的法宝,大约有拳头大小,呈现出一种淡雅的浅绿色,闪烁着淡淡的光华。不过它的外形实在是太难看了一点,由于华剑英在制作时完全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所以现在它整体完全是一个不规则形的物体。就连华剑英这个制造者也说不清,它到底算是圆还是方,表面上也是凹凸不平,幸运飞艇平台网上投注相信再精于语言的人,也无法确切的形容它到底是个什么形状。“不要紧了啦,反正只要它的效果好就好了。”华剑英低声安慰着自己,没法子,如果不是经常自己和自己说话,他恐怕真的就不会说话了。不过,接下来的工作中,又一个难题让华剑英颇费脑筋。把这个人偶做成什么样子好呢?华剑英并不打算把这个人偶做成自己熟悉的人的样子,别人不说,如果做成师父莲月心的样子,他会有什么反应真的只有天知道。想来想去,华剑英试着自己靠想像着来塑造这个人偶的外形,需要的道具芥檀指里倒是有的是。把一大堆的东西准备好后,华剑英以自己的本命元火煅烧着,然后以真元力控制着加以变化。首先总体上来说是一个女性的形像,为什么是女性呢?这个问题连华剑英自己都说不清楚,总之在发觉的时候,就已经做成女性了。至于相貌,几乎可以说是大拼盘了。华剑英首先想到的是天魔,因为她可说是自己生平所见所有美女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人;接下来想到的是玉琉,她那温柔、委婉的性格,是华剑英最喜欢的;然后是明琉,虽然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但事到临头时的果敢与决断,却是连华剑英这个男人都自愧不如。就在这样的“胡思乱想”中,华剑英慢慢的完成了“工作”,他的第一个傀儡人偶完成了,现在就差启动咒法,让“她”真正的活过来了。望着平躺在地面上的“她”,华剑英呆了好半晌,才喃喃地自语道:“哇~~,太完美了,我真是天才!”“她”真的很美,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年纪,纤细、修长的身体,是那么的完美,如黑玉一般的长发,直垂至腰际,还有那张艳绝三界美丽脸庞。华剑英呆愣了好半晌后,这才想起还要启动法决。随着一阵法决的运转,“她”全身泛起一阵平和的光华,光华很快的由绚丽转为平淡,然后慢慢的消失。华剑英有些紧张的注视着“她”,等待着下一步的反应。“她”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先是望了望四周,然后转过头看着华剑英。眨了眨眼,“她”低下身子深深的行了一个礼:“见过主人。”不过,华剑英的反应却把她吓了一大跳。“呀呼!成功啦!我成功啦!哈-哈-哈…………”华剑英兴奋的一蹦老高(超过三百米以上的高度,想来应该算不上低),在半空又连翻了十几个跟头。看到华剑英兴奋的样子,“她”先是吃了一惊,然后抿着嘴微笑着望着他。华剑英落下地来,兴奋的感觉稍减,转头再向“她”望去,反倒觉得有些尴尬,因为她现在全身上下仍然是赤裸裸的一丝不挂。“呃,这个……你、你、你还是先把这套衣服穿上吧。”红着脸,华剑英取出一套蓄存在芥檀指中的衣服递了过去。“是的,主人。”答应一声,“她”接过那套衣服穿上,这套衣服本是华剑英的,不过因受莲月心的影响,华剑英也很喜欢穿长袍,所以虽然是男式服装,但穿在“她”的身上但也不是特别不好看,而且还别有一股男子英气。全部穿戴起来后,“她”轻轻的转了一圈,问道:“主人你看怎么样呢?”“呵呵,很不错哦,很适合你。”华剑英点了点头笑道,忽然想起一事,又道:“对了,你还没有名字呢,给你取个什么名字好呢?”想了好一会,在“她”期待的眼神中,华剑英抬起头来,笑道:“有了!你是我以‘沐风玉’为基础创造出来的,就叫你‘风灵’好了。”低头喃喃的念了几遍,“她”……不,是风灵笑了起来:“这个名字好听,我以后就叫风灵了。”自此之后,有了风灵这个可爱的小姑娘的陪伴,华剑英的潜修生活总算不再寂寞。由于风灵是华剑英亲手所创造出来的,对他而言,她已经不再只是一件道具,而是有如女儿一般的存在。时间不知又过了多久,华剑英对风灵的身体数次加以改进,为此,他花费了芥檀指中大量的灵药、法宝,让风灵也能御使法宝、使用一些术法。让华剑英感到遗憾的是,风灵终究不是一个真正的人,她虽然可以用法宝、法术,但她自己永远也不可能真正的自己修炼,最多是华剑英的修为精进后,可以让她的能力变得更强。不过,华剑英此时还不知道,他所制造的风灵,已经远远突破了前人的傀儡术的范畴。现在连华剑英和风灵自己都不知道,一种前人所从来没想过的变化,正渐渐在风灵的身上出现。前后在天之彼方中修炼了多久?华剑英不太清楚,推算起来,怕已经有千年以上的时间了。千年苦修,非同小可,华剑英早已经超越修真者的境界,进入仙道了。而且,和其他人不同的是,由于是在天之彼方内部修成仙道,所以华剑英并没有经过天劫,天劫的能量完全被天之彼方给吸收掉了。这样一来,对华剑英来说,有好处也有坏处。坏处是,没有经过天劫凝体重生的关口,华剑英肉身的强韧程度比不上其他的一些仙人,也就是说,他比其他的仙人更容易受到肉体的直接伤害。不过以仙人那强大的力量而言,伤害到他们的肉身,并不比直接打败他们要容易多少。好处是,他的功力修为一点也没有因渡天劫而消耗,所以他现下的修为在天界也算是相当高了。而且,他修的是剑仙,一个刚刚修成的剑仙,实力绝对远远凌驾于同时修成的金仙之上,力量之强足以与真仙相比。除非遇上天仙级的超级仙人,否则剑仙在天界是很少有对手的。如果不是修剑仙要经历的万雷天劫实在太可怕太难渡过的话,世上九成以上的修真者只怕都会改修剑修练剑仙。修真者之所以在渡过天劫后都要去到天界,就是因为只有在天界才能真正的把真元力,转换成仙人特有的仙灵之气,这也正是为什么散仙的实力远不如真正的仙人的原因之一。在这一点上,原本剑仙和其他仙也是一样的。但华剑英却免了这道手续,因为天之彼方,让华剑英在未历天劫、没去天界的情况下,成功的完全修成剑仙。这传说中五圣器之一确是名不虚传,当华剑英由修真之道转向仙道之时,自然的引来天劫之气,却完全的被天之彼方吸收同化。然后,把这股力量化为仙灵之气,传送给华剑项,让他得以转换体内的真元力,而完成由修真者到剑仙的最后一步。而得到华剑英的仙灵之气的再次改造,风灵的能力也大大提高。成为仙人后,因为一些原故回到修真界的虽然很少,但确是有,像华剑英的师父莲月心。但像华剑英现在这样,在还滞留在修真界时就完全修成仙人的,怕还是史上头一遭。这一点,是连莲月心也没想到的。在华剑英修成剑仙之后不久的某一天,华剑英忽然感觉到了什么微微皱起眉头,而从“出生”后就没从离开过这里的风灵,也敏感的查觉到了什么。“主人,为什么会整个空间会突然出现这么大的波动的?”风灵略感不安的问道。华剑英并没有立刻回答她,他闭上双眼仔细的感觉了一会,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这种波动并不是来自某一处,而是整个天之彼方在发生什么事,而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一个人。嘿,终于要放我出去了吗?”虽然说有了风灵之后华剑英的日子不再那么寂寞难熬,但总体上来说仍然是乏味至极,所以现在发觉到师父莲月心打算让自己出去,他真的感到很高兴。而这种情绪波动,已经很少出现在他身上了。空间中的波动迅速变强,四周的山川、森林的样子全都变得模糊起来,现在这些个东西对华剑英和风灵来说已经是不再需要的东西了。所以华剑英也懒得再去维持这些个形像,一个意念发出,四周的一切全部消失,就连陆地也不再存在,只有一片虚无的空间。风灵看了看四周,脸上神情显得有些舍不得,毕竟她从“出生”以来就一直生活在这个虚拟的空间中,虽然明知这些东西全都是假的,却还是会有些不舍。不过,同时对于外面“真实”的世界,她也怀着相当的兴奋、好奇与期待。要知道,平时华剑英和他说得最多的,就是那“真实”世界的事情。很快的,一阵剧烈的空间波动传了过来,然后华剑英和风灵同时感到被一股力量带动转,感觉有点像是瞬间移动一样。沃勒星,公输家族的家族大本营,公输翰院。这时里是为了让莲月心在这里居住,而专门清出来的。在莲月心的房间,莲月心右手食中二指并成剑指,指着不远处的天之彼方。虚神灵元源源不绝的从莲月心身上透发出来,操控着天之彼方。天魔则自己找地方闭关去了。半年多前,莲月心偶然从说漏了嘴的华珂那里知道了火凤凰的存在。原来,赫连素素怕莲月心知道火凤凰的存在后,会去找火凤凰。这两个家伙一旦打了起来,可没人拦得住他们两个,而以他们的实力,万一认真起来,把整个沃勒星轰掉都不奇怪,所以她叮嘱华珂不要告诉莲月心有关火凤凰的事。而莲月心在知道了火凤凰的存在后,果然如赫连素素所料,第一时间赶到凤凰门后山的禁地栖霞林,找到火凤凰。还好的事,赫连素素所担心的火暴场面并没有出现,莲月心只是和火凤凰促膝长谈,只是谈论些什么,则只有他们两个人自己知道。而莲月心一回来,就发觉到天之彼方中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莲月心把虚神元灵透入天之彼方中默默查看了好一会,结果连他一时间也有些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种感觉是……天劫雷煞之气,而且还是修剑仙才会遇上的最可怕的万劫雷煞。怎么回事?英儿他难道已经要渡天劫了吗?不会呀,就算他已经有空冥期的修为,四百多年的时间,也就是刚刚突破寂灭期才对,怎么就要渡天劫了?”天之彼方内部的时间流速和外界不同,这一点莲月心是知道的。只是,毕竟没有真正的进去过,所以他的估算有误。以为外界的十年,在天之彼方中也就是大约相当于四百多年,而实际上华剑英在里面已经度过了一千二百多年的时光。加上除了修炼也没别的事好做,所以他现下的修为绝对已经超乎莲月心的想像之外。在莲月心的控制下,天之彼方射出两道银芒,银光隐去后,现出华剑英和风灵二人。一时间,屋中的三人全都呆愣在那,说不出话来。在华剑英的感觉中,离开这个世界已经有一千多年,觉得一切都变得异常陌生,就连莲月心一时间也他也没认出来。华剑英闭上双眼,散出神识观察着四周,整个公输翰院和公输山城的影像都映照在他的脑中。不过一时间他竟然认不出这是什么地方,只觉得这里好美、看上去好熟悉。所以他在极力回忆这里是什么哪里。风灵则是充满好奇,对她来说这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充满了新奇的世界,所以她东张西望的观察着这间房间。这个房间做为用来住人的面积算是很大,约有三十几平米见方。由于是莲月心住的地方,所以整个房间中,只有地上铺得席子,房中央摆了一个香炉,里面飘出淡淡的清雅香气,四周摆放了几个蒲团,屋中唯一算得上装饰品的,是墙上挂的几幅山水画,不过风灵对这些一窃不通,也看不出这些画的好坏。而以莲月心的修为在见到华剑英后一时间也呆住了,以他的修为,自然一眼就看出华剑英现在修到了什么地步,虽然事先多少也想到一些,但真正的见到时,还是把他吓了一跳。华剑英竟然真的已经修成仙道,飞升成剑仙了,这让他大为感叹。而在他原本的预料中,华剑英出来之后,修为大进是跑不了的了,不过他认为也就是即将面对天劫而已。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徒弟竟然给自己这么大的一个惊喜。过了好半晌,华剑英才回过神来,看了看眼前的莲月心,又呆了半晌,才试探着叫了声:“师父?”莲月心故做不快的哼了一声,道:“现在才看见我这个师父啊。”实际上,这点倒不怪华剑英,对他来说,分隔了一千多年,很多事他只留下一些大体的印像,如果不是刚刚认出这里是公输家的地方,同时还记得师父应该是滞留在公输家的话,差一点就真的认不出莲月心了。华剑英连忙上前拜倒行礼:“弟子见过师父。”莲月心刚刚的不快也只是装出来的,他实际上非常溺爱这个徒弟,所以才忍不住和他开开玩笑。发出一道力量扶起华剑英,上前抱了抱他,又摸了摸他的头,叹道:“好啊,好啊。”又上下仔细的打量了他一遍,嘿了一声道:“瞧瞧,剑仙啊。真行啊,我都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快就过了这一关的。”心爱的弟子修真有成,莲月心只觉得比当年自己修成剑仙时还要兴奋。然后莲月心又上下打量了风灵一阵子,露出一丝惊讶的神情:“傀儡术?傀儡人偶?徒弟你是怎么做到的?”莲月心不愧是已经修到神人级的高手,换了别人,就算也有傀儡术的基础,只怕也看不出风灵是一个人偶。特别是华剑英在修成剑仙后,以本身仙灵之气特别把风灵全身重塑了一遍,现在的她,全身上下不但看不出一丝傀儡人偶的僵直之气,更有一股特别的飘逸出尘的味道。风灵上前躬身一礼:“风灵见过……老爷子。”莲月心啧啧称奇:“厉害、厉害,傀儡人偶竟然能做到这个地步,她简直可以自己修炼了,真是让人惊讶。”说着,又用神识仔细的把风灵从里到外的观察了一遍,忽然露出古怪之极的神情。“英儿!你用什么东西做她的灵源的?”莲月心转头瞪着华剑英问道。华剑英不明白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师父这么紧张,不过还是照实答道:“用沐风玉啊。”“沐风玉?那是什么玩意?”莲月心是真的惊讶了,以他的见识竟然没听说过沐风玉这法宝。华剑英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沐风玉是他自己修炼元灵珠,名字是自己取的,莲月心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听说过,于是就跟他解释了一遍。莲月心这才明白,点了点头,不过跟着又皱起眉,想了一下,摇头道:“还是不对啊,英儿,那个沐风玉你是怎么炼制的?具体的过程跟我说一遍。”当下三人坐在蒲团上,华剑英把自己炼制沐风玉的过程详细的跟莲月心讲了一遍,其间莲月心只是默默的听着,偶而才会插口问上一句。过了半晌,华剑英说完后,略感忐忑的问道:“师父,有什么问题吗?”莲月心摆了摆手,示意他先不要说话,然后闭目沉思起来。华剑英不敢打扰他,只能在一边和风灵你眼望我眼,面面相觑起来。过了好一会,莲月心长出一口气,喃喃地道:“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转头看看充满疑惑的华剑英,又望望满是不安的风灵,叹道:“英儿,你还真是做了一了不得的事情啊。”华剑英一时间满头的雾水,不明白出了什么事。

相关阅读

原标题:《青你2》Top3选手喻言被曝不良言论,网友争论不一,广告商态度说明一切

,,澳门真人网投平台


Powered by 幸运飞艇平台网上投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