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容部分

作者:admin 2020-06-04 19:26 浏览

叶思忘淡然看了他们一眼,道:“夜已深,三位好雅兴,不去休息,却在这儿喝茶,请恕小生只是一大俗人,不敢扰三位雅兴,小生就不参与了。”三人一听,对望一眼,威严中年男子忽然笑道:“好一个大俗人!呵呵,吾等终日为俗务缠身,岂非也是一个大俗人吗?与公子为伍到是适合,公子说呢?”叶思忘展颜一笑,走了过去,道:“既然阁下都已经这么说了,那小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威严男子笑眯眯地看着叶思忘,示意他坐下,叶思忘也不推辞,一屁股在易容中年男子身旁坐了下来,易容男子眼中掠过一丝错愕,淡然宁静地眼中闪过了一丝羞涩。威严男子不禁有趣的一笑,并未阻止叶思忘。四人坐定后,威严中年男子笑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吾姓方,是一名生意人,叶公子不会嫌弃吾等满身铜臭吧?”叶思忘优雅的笑道:“岂敢!方先生这不是在告诉小生‘百无一用是书生’么?小生岂不是要羞愧死?”这句话一说,众人全笑了起来。“今日观公子武功,吾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高手!不知公子今后意向如何?”方姓男子慢条斯理的问道。叶思忘双目一亮,道:“小生之所以出山就是参加本次的科举的。”方姓男子先是一喜,后略带惊讶的道:“那公子的理想是仕途了?据吾所知,江湖人不是不屑于投身仕途的么?”叶思忘淡然一笑,道:“难道国法规定了江湖人不能为国尽忠吗?”方姓男子微微一愣,笑了起来,道:“对对!报国不分出身!不过,叶公子想参加的是文试还是武试?”叶思忘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个自信得夺目的笑容,道:“都参加!这一次不管是文状元还是武状元,都一定会是我的!”看着那张俊美的脸上那夺目的笑容,竟不让人觉得狂妄,而是觉得他说的是真的,他也一定会实现。方姓男子收起惊讶之情,莫测高深的道:“那吾等就拭目以待了。到时候,希望能在京城见到叶公子,告辞。”叶思忘还礼告辞而去。待叶思忘走后,易容中年男子突然道:“皇兄,您看这叶思忘有希望吗?他会不会是说狂妄之言?”方姓男子若有所思的笑道:“不!他可能是我朝的希望!”叶思忘,你可不要让朕失望啊,朕的内忧外患,你能解决吗?叶思忘刚回到堡中,一道娇俏的身影就跑了出来,扑到他的怀中,惊喜的道:“思忘,你回来了?”叶思忘看着满面惊喜表情依偎在他怀中的颜如玉,不禁又想起了那张相似的脸庞来, 最新电玩棋牌游戏一直强撑着的笑脸垮了下来, 抢庄牛牛电玩棋牌游戏只冷淡的“唔”了一声, 玩家人数最多的棋牌游戏平台便推开她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下载量最多的棋牌游戏颜如玉愣了愣,低下了头。一直在一旁没说话的南宫冷情突然道:“师叔今天心情不好,请谅解他。”颜如玉仰起脸庞,美丽的脸上又挂着那迷人的表情,道:“我知道,我不会气馁的!”南宫冷情默默地点点头,也回自己房间去了。第二天,叶思忘刚起床,就见到了颜如玉那美丽迷人的笑容,看着微笑如故的走入自己房中的颜如玉,叶思忘心头又起了莫名的烦躁,略带粗暴的抓住她端着洗脸水的手,连水洒了出来也不在乎,口气不耐的道:“不要一天就来我的房间,我喜欢一个人在。”颜如玉仔细的端详着叶思忘脸庞上那别扭的表情,轻笑道:“小心,水洒了你一身了。”叶思忘粗暴地一把推开她,背转过身,道:“我说过了,我喜欢一个人,请你出去!”颜如玉愣了愣,揉了揉摔疼的手臂,站起身,综合新闻从后面抱住叶思忘的腰,温柔的道:“我知道的,你不用为我对你好觉得不安,对于爱情,你害怕受伤害,我知道的,虽然我也怕,但是,只要是思忘你,就算被你伤害了,我也心甘情愿。”叶思忘脊梁一僵,为什么?为什么要用这样心甘情愿的语气向他说话!不要啊!他不想再爱了。叶思忘一把推开她,冷着脸走了出去。颜如玉爬起身,身上虽摔得很痛,但心里去甜兮兮的,他对自己,并不是无动于衷的啊!叶思忘用冷水把脸浸湿,想洗去满心的烦躁,因为那不像他,不像那个冷静自若的叶思忘。“师叔……”正洗着,南宫冷情找来,身后跟了一个天仙般的绝色佳人,正是云凤语,南宫冷情把云凤语带来后,便离开了。叶思忘看向她,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想和你谈谈关于司空明月的事。”云凤语抬头看着他,一向宁静得仿佛不沾人家烟火的眼睛中染上了一丝轻愁。叶思忘有些烦躁,怎么又是司空明月?云凤语并没有看见叶思忘烦躁的表情,因为她把脸孔转到了另一边,眼睛望着远方,带着轻愁的道:“我和她是好朋友,她这些年以来一直没有开心过,我知道她是为了一个人。虽然她从来都不说,但是,我知道那个人就是你吧?”“为什么一定是我?”“因为看见你,她会悲伤。这些还不够吗?她是我这一生中最要好的朋友,我不想看她伤心,叶公子,你可以答应我不要再让她悲伤吗?”云风云期盼的看着叶思忘。“为什么你们都认为是我伤害了她?为什么就不是她伤害了我呢?你只是一个半路才认识她的人,我们的过去你了解吗?还是说,就因为是朋友,就赋予了你干扰别人做法的权利?”叶思忘再也忍不住心里的烦躁,厉声呵斥着。“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云凤语有些不知所措,不明白叶思忘为何会这么愤怒!叶思忘打断她,一把抓住她的手婉,危险的眯起眼睛,道:“你为了司空明月,什么都可以做吗?”云凤语强忍着被叶思忘用劲抓住的手所产生的痛楚,点点头,叶思忘突然邪魅的一笑,坏坏地轻声道:“即使是这样也可以吗?”说罢,覆上了她的唇,密实的吻了起来。云凤语惊骇莫名,惊讶得忘了挣扎,待他的舌侵入口腔内吸食她的香津时,她才回过神来,剧烈的挣扎起来:“不!不可以!你不可以吻我!”“拍”一声,云凤语打了叶思忘一巴掌,顺着叶思忘嘴角流下了一缕血丝,叶思忘舔舔唇角,脸上又浮现出那种坏坏地表情,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了!这就是你挑衅我的代价!也是你为司空明月说情的惩罚!只要是我叶思忘想做的事,任何人都不能说什么!否则……哼!”说完,手在她唇上轻轻擦过,转身走了。而云凤语却早已惊呆了,难道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了吗?可是……可是明月她……,但是,他……他怎么可以吻自己?一时间只觉心乱如麻,一向宁静如水的心境竟被叶思忘突兀的举动破坏得一干二净。云凤语神情慌乱的快步走回住所,心头却怎么也挥不去叶思忘如死水般沉寂的眼神和他蕴涵着悲伤的愤怒表情,他和明月,究竟有着什么样她所不知道,也想象不到的过往吗?心中好不安呐,已经插手了的她,还能象以往一般过着宁静如水的生活吗?**************************

,,电子游戏在线网投平台


Powered by 幸运飞艇平台网上投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